全部商品分類
標題摘要內容
那一口酥脆的桂花餅
來源:衢州日報 | 作者:聞婷 | 發布時間: 2016-04-22 | 2817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九十歲的奶奶身體雖算硬朗,但一張嘴只剩下牙床,她與我外婆一樣,不愛戴假牙,牙齦已然替代牙齒的功能,有一天下班,我替她帶回了一小袋桂花餅。那是我從街頭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奶奶那里買的,十五塊,十個餅,依稀記得兒時是五毛錢一個。

  換下高跟鞋,轉身看見奶奶一只手拿著餅,一只手托著,防止碎屑掉落,“卡茲,卡茲”咬得正歡,平日里給她買的都是蛋糕、香蕉之類的軟食,這回她一口氣吃掉三個桂花餅。

  也不擔心她吃多了不消化,因為我家鄉的桂花餅,是空心的,鼓鼓囊囊的一個餅,其實精華全在酥酥脆脆的外皮上,還有里餡緊粘餅皮的那一層桂花。

  在衢州,據說清末民初時就已經有人開始做這種空心桂花餅,最正宗的桂花餅來自衢北小鎮杜澤老街,老街還保留著最原始的風貌,只是現代文明產生的電線光纜拉網橫亙在老街上空,分割了原本湛藍的天空,多少有一點遺憾,然而,這些網可兜不住空氣中漂浮著的幽遠桂花香。

  兒時的我只知道桂花餅好吃,平日里也不經常能吃到,只在考試時得了好成績或者生病發燒時可以放肆一些提要求,每每發燒,腦袋剛開始發熱,初進入暈乎狀態時我便想到桂花餅和雞絲面,雞絲面太麻煩,最容易得到的便是桂花餅。

  那時還口干舌燥著呢,腦門上敷著井水浸潤過的毛巾,手中捏著桂花餅,外餅皮是焦黃色的,粘著香噴噴的白芝麻,內餅皮則附著著薄薄的一層麥芽糖,麥芽糖上黏著一朵朵金黃色的桂花。

  雖然發著燒,還是能感覺到唇齒之間的清脆崩裂聲,芝麻香彌漫在舌尖,里皮的麥芽糖也是焦脆的,連同著新鮮桂花一起勾引著味蕾綻放。那股香味,暖暖的,淡淡的,就那樣暈染進了無憂無慮的童年。

  那時,我真不懂什么是憂愁。天晴時,戴著荷葉扮宮里的娘娘,落了雨,穿著件蓑衣在田野中裝成稻草人,那時,做什么事,不一定有意義,只記得漫山遍野都是我的笑聲。那樣的笑聲,如今偶然夢見,醒來也是甜甜的。

  我九十歲的奶奶,豁著牙,“卡茲卡茲”吃著桂花餅,露出了笑容,她平日也愛笑,只是現在這種笑容,讓我動容,看她已經渾濁的眼眸,連同著飽含歲月風霜的褶皺,在笑容的催生下,折射出了一道道暖光。
我不知道這小小的桂花餅是否勾起了她某些回憶,她這一刻的笑容,讓我想起兒時田野中那個假扮成稻草人的自己。

  原來,這個世上,最能相通的便是舌尖小小的味蕾,世間的酸甜苦辣都從味蕾上經過。無論歲月如何變遷,無論我們走得有多遠,哪怕有一天遠離故鄉,在遇見故鄉味蕾的瞬間,思念的情愫便會蜂擁而至。

  這種情,怕就是暖暖的、淡淡的鄉愁了。它跟隨著你,從童年到成年,從成年到老年,不緊不慢,隨著歲月,愈久愈醇。
       商城動態
       最新產品